关于智能化,丰田缺少海纳百川的基因

2016-05-18 14:34:48 fmdjt

为何丰田章男可以在丰田主导GAZOO事业并创立G-BOOK?他于1998年4月继任了NUMMI的副社长,在此之前,他曾去美国留学,拥有就职于金融机构的经验。迈入不惑之年之际,他又再度赴美。当时NUMMI还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靠近硅谷一带。当时互联网泡沫还没有崩溃,所以当地想必是一派充满活力的氛围。

NUMMI地处海湾边,面临硅谷,离库比蒂诺和山景城也不远,苹果总部与谷歌总部就分别位于这两个城市。前文中有提及,现今NUMMI已变成特斯拉工厂,而特斯拉的总部就位于硅谷北部的帕罗奥多。丰田章男从1998年起在那里生活,直到2000年回国。

在20世纪90年代,大批互联网企业选择在加利福尼亚创业,很多在此后获得了极大发展。也许丰田章男在去NUMMI赴任前,就已经对那边产生兴趣了吧?客户关系管理(CutomerRelationship Management,简称CRM)与销售自动化(SalesForce Automation,简称SFA)相关的企业也相继诞生于那个时期的那个地方。一些CRM软件服务提供商,如希柏软件公司(Siebel CRM Systems)与赛富时公司(Salesforce)分别创立于1993年与1995年。此外,在电商和互联网媒体企业中,易贝(eBay)、雅虎(Yahoo)创立于1995年,谷歌则是在1998年成立。他们也都将据点设立在了硅谷。

丰田章男在NUMMI工作了2年,相信他因此对ICT将会在今后改变产业结构有了充分的认知。2000年回国后,他立刻就任GAZOO事业部的调查主任。他能创立丰田的ICT事业,是不是因为他时刻谨记丰田家家训“一代一事业”的缘故呢?

可是从2000年至今,汽车与ICT的结合似乎并没有发生什么翻天覆地的变化,包括车载导航仪在内。连备受瞩目的ITS技术也被比喻成“海市蜃楼技术”,迟迟没有见到具体落实。

打破这个僵局的是互联网企业。它们盯上了发展缓慢却拥有丰厚的当期净利润和股东权益的汽车行业。虽说各个国家和地区对软件开发有规则限制,但是旧企业那些花上5年时间才开发出的应用程序,终于开始正面迎战那些运用敏捷开发(agile)或公测版迅速开始的服务,并要适应这些ICT企业的竞争规则。

竞争规则发生改变的时刻,也就是各个产业的“多事之秋”。此时,最重要的是经营者决定策略的速度。比起决定的策略是否正确,决定策略的速度越快,就越能提高决策循环的次数,也就增加了修正决策的机会。这就是敏捷开发和公测版受到ICT业内欢迎的原因。

企业经营永远是一种“相对评价”。经营者的年龄也是评价指标之一。图1-1显示了主要ICT企业与汽车制造商的CEO的出生年份与创业年份。

从中可以看出,近年来汽车制造商的经营者的年龄正趋于年轻化,但仍是以50~60岁居多。对于传统的汽车制造商来说,由于商品的开发时间长,还要与监察机关、工会之间进行谈判交涉,因此并不可能由年轻人担任经营者。另外,汽车不是儿戏,它肩负性命,所以自然也没有公测版发布一说。因此可以说,汽车产业一直以来是年长经营者的舞台。

另一方面,丰田未来的竞争对手,谷歌、特斯拉等经营者的年龄多为40岁出头。这意味着,汽车制造商经营者要和比他们年轻10~20岁甚至以上的经营者比拼决策速度。就连苹果和亚马逊的经营者,也比谷歌、特斯拉的经营者大上将近10岁。

 主要ICT企业与汽车制造商的CEO的出生年份与公司成立年份.jpg

图1-1 主要ICT企业与汽车制造商的CEO的出生年份与公司成立年份

那么在这样的竞争环境中,丰田需要采取的措施是?

站在丰田的立场上,选择只有两个。

其一,凭借较强的资金筹措能力,把以往丰田没有接触过的企业和资源收入囊中,使汽车(硬件)与自动驾驶的平台一体化,也就是自发地投入“系统竞争”中。从眼下丰田的股东权益和现金流量考虑,它在系统竞争方面还有胜算。

不过首先,经营者必须有这样的想法——“企业内如有不足之处,就去外界收购”。无论是谷歌还是苹果,都在通过M&A购入原本企业内部可以从零开始开发的技术或服务。同时,它们还会向外界告知自己的收购意图,以生成信息收集周期。我们应该有效利用这张无形的情报网和能够充分发挥它效用的资产。

看准这个竞争领域的ICT企业,它们的经营者尚年轻,在做决策的速度方面,传统汽车制造商的经营者要吃亏许多。除此之外,这个选择关乎整个国家,代表了国家与其他企业竞争,因此一旦失败,企业可能直接被否定存在价值,一败涂地。反之,如果最终能在这场竞争中屹立不倒,那就等于坐拥世界的霸权,能换得20年甚至30年的安泰。

另一个选项就是擦亮眼睛,看清“究竟哪家企业能成为系统竞争的霸主”,并紧随其后。就像三星当初采取了搭载谷歌安卓系统,最终成为全球No.1智能机制造商的战略一样。丰田在世界各地都有工厂,是想要自己称王,还是将来不断为王者提供硬件,丰田能够选择的路,只有这两条。

只不过,如果通过向胜利者提供硬件,对对方的系统产生很大的影响,就很可能被迫接受对自己不利的合约条款,离企业停止生长也不远矣。因此,此举就好比“虎口拔牙”。

最终会选择哪条路,全看企业的经营者。当下正处于两者皆可选择的重要时刻。若将这个决策放到五年后,怕是为时已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