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汽车是一场世界异种格斗技大赛,而日本只有丰田

2014-03-08 14:18:10 fmdjt

在美国,不仅谷歌在推进自动驾驶汽车的确认测试,那些现有的汽车厂商也在各自行动。而自动驾驶系统会鹿死谁手,也不仅限于现下的这些企业。因为当自动驾驶汽车普及,社会制度会受到强烈的冲击(见图3)。

世界异种格斗技大赛

图3 参与“世界异种格斗技大赛”的主要竞争企业类型

例如,总部设于美国硅谷的年轻企业特斯拉汽车公司(以下简称特斯拉)——它主要制造并销售电动汽车,对自动驾驶也颇感兴趣。说起来,特斯拉那座位于加利福尼亚的工厂,前身是丰田与通用汽车公司(General Motors Company,以下简称GM)的合并企业——新联合汽车制造公司(New United Motor Man-ufacturing Inc,以下简称NUMMI)的工厂,其中运用了丰田的最尖端制造技术。

因特斯拉不制造汽油汽车,自动驾驶汽车基于电动汽车的话,就没有需要缩减的业务。因此特斯拉的起跑点十分有利。如果特斯拉能像以世界为舞台占据智能机市场的苹果公司一样,把硬件与服务平台整合在一起,那不仅是在电动汽车市场,甚至在自动驾驶汽车市场,特斯拉也能拥有很大的市场占有率。

更进一步说,如果自动驾驶汽车能随时通过移动通信系统接通网络,那通信行业也将会成为重要的竞争者之一。日本的软件银行集团(Softbank,以下简称软银)之所以购买美国的移动通信企业美国斯普林特公司(Sprint,以下简称斯普林特),也正是因为看中了移动通信行业能销售自动驾驶汽车这一点吧?如果这个假设成立,软银将会拥有比手机、智能机事业更为广阔的未来。

假设将自动驾驶汽车的驱动平台改成电动动力源,随之发生改变的将是能源公司。因为没有了汽油汽车,也就不需要加油站,连石油公司的商业模式也会不得不发生变化。如果要转换为与原有模式接近的模式,大概是扩充提供氢的加氢站吧。如果是电动汽车,亦可以尝试直接从电力公司供电的商业模式。就好比现今由移动通信行业销售智能机一般,未来或许能由电力公司销售电动汽车。

还有那些至今未获得充分重视的汽车经销商,也许都可能成为那个新时代的主角。而实际上,比尔·盖茨(Bill Gates)私人拥有美国第一大汽车经销商车之国公司(AutoNation)的股权;举世闻名的投资家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收购了业内排名第6位的范图尔集团(VanTuyl Group),可见汽车经销商们的重要性也在慢慢浮出水面。

另外,如果自动驾驶汽车的平台是电动汽车,那么经销商们也可能作为供电系统活跃于这个市场。

这样看来,如果想参与自动驾驶系统,无论哪个行业的竞争企业,都拥有强有力的接触点。自动驾驶系统对社会制度的冲击越大,就越能带动各行各业的竞争企业的参与,乍一看,不正如一场“世界异种格斗技大赛”?

届时最关键的问题就在于:想要推进自动驾驶系统,就必须连带将它的公共服务设施都一同考虑进去。

我们将来所要面对的,不是传统汽车产业的“一次性买卖”模式,而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将这一事业领域展开来看,连城市设计都必须随之改变。

对于开发、建设一座城市来说,它设定的时间轴不是两三年,最短也需要以十年为基准展开设计,也因此它需要“长期的资金筹措”来配合推进。于是这笔筹措资金,就来源于以往的存储——股东权益与今后的现金流。

从这个角度来看,能与世界上主要的大企业抗衡的日本企业只有丰田。如果丰田无法在自动驾驶系统领域站稳脚跟,不仅日本制造业在创新上的附加价值会变成零,连至今为止吸收劳动力的产业都会相继流失,造成无法挽回的局面。